日本人不随手扔垃圾的深层次原因,正是我们缺少的东西_环卫头条 - 环卫行业的今日头条!

日本人不随手扔垃圾的深层次原因,正是我们缺少的东西

干净!干净!干净!

这对每个去过日本的游客,几乎已成共识。

以前偶尔和朋友小聚,我说日本干净,没有人信。这几年去的人多了,倒也不用我再白费口舌了。更令他们惊讶的是,东京街头一个垃圾桶都没有,却也能干净如斯。

很多朋友回国便来问我:这是为什么?

在日本浪荡十年,恰好经历了日本垃圾管理制度的变迁历史。闲来聊写几笔,希望可以一解朋友们的疑问。
 


 

90年代,广州 香港 东京

1993年9月中下旬,还在银行工作的我,接到了庆应义塾大学寄过来的资料,于是匆匆辞了职,上广州办防疫手续、签证 。

住在五羊新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天河北、珠江新城还是农田,这里算是广州比较繁华的新城区, 街边粤菜、川菜、拉面馆, 一间接一间,生意兴隆。

美中不足的是,满街都是快餐泡沫盒和纸巾等垃圾;临街喝着啤酒,一阵晚风吹过,还捎来潲水的味道——因为很多餐馆都直接把潲水倒在路边,白天太阳一晒,百米之外都能闻到臭味。

——这就是90年代的广州印象。

那时候,广州还不能直飞日本,我从香港飞,机票还是辗转托一个香港老板买的。到香港,第一次坐地铁,拖着拉杆箱不知道怎么过票闸,只好一把顶在头上。

香港的街头,高楼林立,广告牌、霓虹灯鳞次栉比,街道明显比广州要整洁。这对于年仅24岁的我来说,显然代表着一个更高层次的文明。原来传说中的香港,确实不同凡响!

等飞机降落日本,“更高层次的文明”之感就更加明显。从北赤羽去高田马场,我第一次见识到日本的街道。黑色的沥青路面,白色的车道划线整洁、光滑而醒目。双车道路旁的人行道,也是沥青石子铺就。单行线两边,用白线画出仅容一人通过的人行道。每隔50米就有一根电线杆,有车来,得侧着身子从杆旁通过。一路上,走走看看,充满好奇。路上连一张纸片都没有,偶尔可见的是屋檐下的花盆,开着几朵小花。

与香港不一样,这里商店工厂的招牌一般都不大,素色基调,与周围相当协调。门前挂着一串风铃,两张竹帘,几根麻绳;又或一丝清水,沿着青青竹筒削尖的端口,缓缓流下,落在地上的石盘里……显然,商家依赖的,不是招牌的大字和抢眼的颜色,而是门面装饰的文艺和雅气。

这便是90年代,我对广州、香港、东京的第一次印象对比。

乱扔垃圾,随时会被邻居盯上

我在北赤羽的一个民间留学生公寓住了下来。公寓内的前辈就第一时间告诉过我:垃圾必须分类后才可以丢掉。而且,不同类别,收集时间也不同。一般生活垃圾的收集时间是每周二和周五,不可燃的是周三,资源类是双周周四;所有收集时间都具体到当天上午10点前,过时不侯。

前辈还顺便交给我一本生活指南,里面详细记录各种信息,包括垃圾分类标准、方法和收集时间等。学习这本指南,也成了我的日常功课。
 


日本有明确的垃圾分类标准,每个区有各类垃圾固定的回收时间
 

刚开始难免挂一漏万。有一天大早,我赶着上学,忘记扔餐余(可燃)垃圾了。晚上回来,那个四帖半(一帖相当于一个榻榻米大小)的空间里充满了酸腐味。第二天,我把它和不可燃垃圾装进一个更大的袋子,心怀侥幸地扔到了最近的垃圾收集点。

日本的垃圾收集点,一般在主干道两旁的某个电线杆下面。通常每隔二三十米,就设置一个点;使用同一个点的,就那么5-8户人家。
 

垃圾收集点,有各类垃圾回收的时间告示
 

傍晚回家,刚想进入公寓正门,突然后面有人说了声“すみません。(Sumimasen、对不起)”。我回过头,原来是对面餐馆的老板,手里拿着早上我扔的垃圾袋,问是不是我家的。

我涨红了脸点了点头。他说,他拆开垃圾袋,看过里面的纸片,知道是我家的,然后另外找了个袋子,把里面的不可燃垃圾分开,放在了垃圾收集点;这些可燃垃圾就留在原袋子里,一直等着我放学回来。他叮嘱说:周三是扔不可燃垃圾的时间,不能扔可燃垃圾 。

真是万分羞愧,我连声道歉,接过了那袋垃圾。

在日本乱扔垃圾,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为了省垃圾费,我也是蛮拼的

大约到了1994年初,东京各区开始对生活垃圾收费,要求使用专门垃圾袋。

原来扔垃圾,就是把垃圾装在塑料购物袋里,按照收集时间扔到收集点。刚开始收费时,总觉得要到便利店花钱购买专用垃圾袋不划算,就直接用购物袋装垃圾。结果有一天,过了垃圾收集时间,我家的垃圾还原封不动留在收集点。我只好灰溜溜又拎回家。

原来,生活垃圾收费的过渡期结束了,不装在专用垃圾袋的垃圾,一律不收。

每个地区都有指定的各类垃圾专用袋
 

垃圾袋其实不贵,最贵也就两百日元(相当于十二三块人民币)。但对于那时候像我一样的留学生来说,这仍然是一个不愿意花的开销。我没有拿过家里一分钱去留学,知道每一个日元上面,凝结的血汗有多少。

于是,能不往家里带垃圾就不带,成了我的铁律。比如在商店买了双鞋子,我会只把鞋子带回来,盒子啥的统统留给商店。白天在外边上学打工产生的垃圾,就扔在外边的垃圾箱。

经济学最基本的假定就是理性人假定,每个人每个企业都会按照利益最大化行事——尽量扩大收益,尽量缩减成本。我在扔垃圾这种事上,可谓表现得淋漓尽致。

1995年,奥姆真理教的毒气事件发生后,东京出于安保考虑,撤走了街上所有垃圾箱。在节省垃圾费这件事上,我不得不找其他出路。没办法了,哪里买的饮料,站在店铺(或者自动贩卖机)前喝完,罐瓶留下 。偶尔还可以把书包里的垃圾,扔到24小时便利店门前的垃圾箱里。
 


 

公共垃圾箱撤走后,便利店门前的垃圾箱就成了我处理垃圾的好去处

便利店分布在东京的大街小巷,这点利用还是可以的。不过,在扔之前还是要把垃圾放在背包里,这总不是件好受的事。

于是就挖空心思,减少垃圾产生。

此乃终极之计。久而久之,便成了习惯,从思维到行动。

大件垃圾收费后,就没法捡宝了

90年代初期,东京的垃圾收集点,常见电视机、电冰箱和洗衣机等家电,以及书桌椅子等家具。我和许多这个时期留学日本的人一样,压根儿就没有想过“买”家具家电。缺什么,只要在垃圾收集点转悠两次,必定可以找到你想要的。

1994年4月,马来西亚的亲戚来日留学。初来乍到,他抱怨,日本的家电太贵,想要一台电视一台冰箱,买不起。我说好办,等两周,我送给你。果然,第二周,我就从附近的垃圾收集点,捡到了电视冰箱各一。他看到高兴坏了。

再后来,这等好事就再也没有了。

大件垃圾也开始收费了,不同种类的垃圾收费也不一样,再也没有人把大件垃圾放到垃圾收集点。扔大件垃圾,需要先到“7-11”或者“Lawson”等便利店购买大件垃圾票,贴好后自己打电话给垃圾收集中心,约好时间收集。

这些原来“免费”的东西,后来只能在报纸上的二手市场版买了。

日本人对公共空间的责任心

有一次打工,我跟着一个叫中西的老板和另一个日本人,去东京都足立区搞清洁。工作内容是,弄掉他们前天傍晚不小心倾倒在马路上的白色油漆。

足立区在东京都的东北部,属于一个偏远落后的地方,那里最出名的也许就是一个监狱。我们搞清洁的地方,就离那监狱不远。

油漆面积有半平方米大,外加断续的一条尾巴。我们三个人,用铲子铲、铁刷刷,还倒了香蕉水,在烈日下干了一个多小时,都于事无补。

我心里吐槽,这么偏僻的一个地方,这么大条马路,倒点油漆怎么了?于是建议老板放弃算了。谁知道老板连声说道“dame!dame!(不行不行)”。

没办法,我心里一边骂老板“死脑筋”,一边继续干活,铁刷刷在沥青路上,都是对老板的怨气。烈日暴晒下,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两个日本工友衣服上全是一圈圈的浅白盐迹。

后来,还是我脑子转得快——想起安装热水器时,连接铜管所使用的小型燃气喷火器。我们买了几瓶燃气,很快就把那些油漆烧得干干净净。

干活的时候,我对中西老板充满了怨气。后来,这件事反而成了我对日本人的印象标记——他们对于公共空间责任的那份执着,让我永生不忘。

有公德心与廉耻心,就离干净不远了

东京都几乎每一条街道,都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在这样的地方,不管你有没有经过训练,你都不会、不敢乱扔垃圾。因为就算别人不说你,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意思。就像进了一个五星级宾馆里面,你绝对不会在里面乱吐痰一样。

东京是一个干净的城市,稍带文艺气质。京都奈良,就更加干净而端庄典雅。京都的人均每日垃圾产生量,甚至已经少于500克,已经是世界级的榜样。

东京以及日本其他城市的干净,来自于政府政策的成功。他们实施多排多付的垃圾收费政策,能有效减少垃圾的产生。最近几年,国内部分城市也试点了垃圾收费制度,绝大部分都是随着水费一起征收。

这种方式,最多只能减轻一点政府处理垃圾的负担,其他结果就不用指望了。如果每多扔一袋垃圾所支付的边际成本等于零,人们该扔多少还是扔多少,一点都不用担心多付钱的问题 。

城市的干净,更主要源于公德心与廉耻心的有无及强烈。这两者却又依赖于教育与教养。而日本的教育教养原点,就在于儒家忠孝公德文化。想想,这些东西,我们才是本家。日本人拿去了,创造出一个令人更有尊严的环境,真是令人唏嘘。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 日本人不随手扔垃圾的深层次原因,正是

      干净!干净!干净! 这对每个去过日本的游客,几乎已成共识。 以前偶尔和朋友小聚,我说日本干净,没有人信。这几年去......

    2018-03-23    来源:环卫科技网

    分享
  • 日本厕所革命的成功案例

      日本厕所革命的18个成功案例 厕所革命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邻国日本厕所革命的成功案例可以加速我国厕所革命进程。随着......

    2018-04-02    来源:智慧环卫联盟

    分享
  • 瑞典不惜用一代人普及垃圾分类

      导读 瑞典在培养国民垃圾分类意识上足足花了一代人的时间。对于那些偷懒不愿意去分类的人,瑞典政府重新设计垃圾容器......

    2018-04-03    来源:智慧环卫联盟

    分享
  • 美国:要求中国取消“洋垃圾”进口禁令

      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对中国价值高达6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贸易关系紧张,引发了全球......

    2018-03-26    来源:智慧环卫联盟

    分享
  • 环境部召开中美排污许可研讨会,讨论深

      4月9日至10日,受生态环境部委托,环境工程评估中心在北京主办了中美排污许可研讨会,邀请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瑞博......

    2018-04-19    来源:智慧环卫联盟

    分享
  • 非洲首座垃圾发电厂“湖北造” 日“吞”

      9月3日从中国电建集团湖北工程公司获悉,该公司建设的埃塞俄比亚莱比垃圾发电厂当日正式竣工投产。据悉,莱比垃圾发电......

    2018-09-05    来源:湖北日报

    分享
  • 取消“洋垃圾”进口禁令,没门儿(科技

      ......

    2018-03-27    来源:智慧环卫联盟

    分享
  • 垃圾分类

      可道 可持续商业评论 | 简介 《可持续商业评论》专注于可持续发展领域科技创新、商业创新、机制创新等最新资讯,包含专......

    2018-03-20    来源: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

    分享
  • 日媒:中国实行垃圾分类,能顺利进行吗

      日本《日本经济新闻》1月2日文章,原题:中国开始实行垃圾分类处理,真的能顺利进行吗?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垃圾处......

    2019-01-03    来源:环球时报

    分享
  • 新加坡最大气力垃圾收集系统即将竣工

      本地至今展开的最大规模气动垃圾收集系统第一阶段安装工程已完成,裕廊东裕华区的部分旧组屋已率先启用这套全自动系统......

    2018-02-10    来源: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