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垃圾分类按下“快进键”

武汉垃圾分类按下“快进键”

图为:洪山区大华南湖公园世家小区内设置的宣传点。(湖北日报见习记者 蔡俊 摄)

武汉垃圾分类按下“快进键”

图为:青山区123街居民精准分类和投放。(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饶纯武 摄)

武汉每天产生生活垃圾1.2万吨,其中厨余垃圾占38.57%,若能有效分出,焚烧填埋的垃圾会明显减少。作为全国46个先行先试重点城市之一,武汉千余小区正在试行垃圾分类。今年一季度,武汉排名全国第九,进入垃圾分类先进城市行列。

1996年、2005年和2008年,武汉曾三次启动生活垃圾分类,都无果而终。继上海、西安之后,武汉将在年内推行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市民是否掌握了分类技术?如何提高其参与积极性?厨余垃圾能否就近处理?连日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访了三镇多个试点小区、垃圾转运站、末端处理点以及相关部门。

每人每天产生垃圾1.1公斤

8月28日8时,已落下卷帘门的汉口友谊路固体废弃物转运站,散发出阵阵异味。5辆满载垃圾的电动三轮车和小货车排队等候,占据京汉大道两股车道。“干垃圾、湿垃圾混在一起,肯定会有臭味。”垃圾车司机秦安平说,他在站外已等候一个多小时。

秦安平说的“湿垃圾”,主要指厨余垃圾。

8时10分,一辆垃圾压缩车匆匆赶回,转运站临街卷帘门缓缓升起,压缩车司机詹才建卸下空载压缩垃圾箱,秦安平等人排队进站倒垃圾:压缩车钩起站内满载垃圾箱,让箱体呈45度角倾斜,污水从箱尾哗啦啦流出。

“压缩10余吨垃圾,可产生1.5吨污水。”转运站负责人表示,进站生活垃圾往往干湿混合,经压缩处理,再运往填埋场。

转运站,生活垃圾收运的重要环节。类似的转运站,武汉三镇共有101座。

汉阳冰糖角垃圾站日处理生活垃圾130吨,居民投诉脏乱臭。该站负责人刘永前说,一车垃圾14.5吨,可挤压出2.5吨污水。

洪山东方雅园小区南侧垃圾转运站恶臭弥漫,也引发投诉。经查,该站日转运垃圾200多吨,其中100吨在星火发电厂处理,往返车程2.5小时;其余垃圾则运往江夏长山口,往返需要5小时。

武汉市环境卫生科学研究院进行的成分调查显示,该市生活垃圾中厨余垃圾重量百分比为38.57%。转运时间长,垃圾积压容易产生异味。

目前,武汉市生活垃圾末端日处理能力1.49万吨,其中餐饮店等公共机构800吨,由专业公司进行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普通生活垃圾,5个焚烧发电厂处理7500吨,2个填埋场处理3600吨,水泥窑协同处置3000吨。

“这个规模很大,相当于每人每天产生生活垃圾约1.1公斤,遇上焚烧发电厂、填埋场设备检修或夏季高峰,可能会出现排队现象。”武汉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技术组组长、高级工程师童永志表示,收集、运输、处理1吨生活垃圾,成本近400元,干湿分开后,湿垃圾就地处理实现减量。

垃圾分类试点小区1188个

1996年、2005年和2008年,武汉曾三次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因市民参与度不高、终端处理设施不完善等原因,都无果而终。

2013年8月,武汉新一轮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在东西湖区拉开序幕,将生活垃圾分为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四类。

试点示范以点带面,各区按下“快进键”。截至今年7月31日,武汉18374家单位、389个社区1188个居民小区、482个行政村开展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占全市单位数量34.87%、城区人口28.79%、农村人口26.41%。

政府主导的生活垃圾分类,谁来入户宣传、现场督导、二次分拣?

东西湖区博大城市星座小区,2014年7月开始试点。8月8日上午,记者来到该小区,小区垃圾桶中,可见橘皮、菜根等厨余垃圾。督导员熊兰兰说,如果现场发现居民未分准,她会及时提醒。熊兰兰所在的武汉暄洁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为50个小区近5万户提供服务。

三川德青科技有限公司则服务65个小区7.8万户。8月18日下午,该公司在洪山区大华南湖公园世家一期西门举行垃圾分类游戏,吸引不少老人和孩子参与。督导员徐扬说,早晚投放垃圾高峰时段,他会到分类桶旁引导居民分类。

在汉阳区金地澜菲溪岸小区,四新街探索将物业管家发展成为垃圾分类工作兼职宣传员、督导员,组建垃圾分类分拣员队伍、联络员队伍和环保志愿者队伍,走出一条新路。

武昌区东亭路钢院小区没有物业公司,5名老年志愿者2016年成立自管会。2018年4月,区城管、街环卫所对他们进行垃圾分类知识培训,自管会把居民凝聚起来,垃圾分得井井有条。退休职工宣传、督导新模式在钢院小区诞生。

据悉,武汉现有专业分类企业、物业公司、退休职工、环卫企业共四类主体,提供垃圾分类服务。其中专业分类企业近百家,覆盖七成试点小区。

让近三成“局外人”参与进来

8月9日10时许,汉口航天花园小区北门垃圾集中投放点,102栋住户张先生拎着“大杂烩”垃圾袋走过来。

“请不要丢,我来教你分!”督导员蔡其香接过垃圾袋,耐心地解释:面条、榨菜属于厨余垃圾,面碗属其他垃圾,榨菜玻璃罐洗净属可回收垃圾。随后,蔡其香将他请进“小区垃圾分类分享群”,“指导垃圾分类,无论居民有多大情绪,我都要耐心解释。”蔡其香说。

“航天花园小区垃圾分类,居民参与率70%,现进入‘瓶颈期’,遂组建垃圾分类分享群,居民在群中晒出家中垃圾分类图片,可获积分奖励。”江汉区生活垃圾分类专班项目经理朱国军打开多个分享群,可见精准分类的“百桶图”“百袋图”。朱国军说,江汉区21个垃圾分类试点小区有2.2万户,当务之急是让近三成“局外人”参与进来。

8月15日7时30分,青山区123街中心广场垃圾投放点,106门住户陈尚安拧着两个垃圾袋,远远就向社区督导员陈宜珍打招呼,“怎么投?”原来,陈尚安到建始避暑2个月,14日晚才回家,还未办理智慧垃圾分类设备IC卡。“我们都是老街坊,人熟好做工作。”72岁的陈宜珍正与记者交谈时,97门朱师傅拎来一袋厨余垃圾,其中混有餐巾纸,陈宜珍将其夹出来,放进其他垃圾桶,并提醒他下次注意。

今年7月下旬,拥有1800多户的居民青山123街,成为武汉第一个定时定点分类投放生活垃圾试点小区,投放时间限定在每日6:30-9:00、18:00-21:00,投放点也从以前的30多个缩减至7个。

55门住户王艳华女士说,“每天投垃圾多走百余米,门前撤桶后没了气味。”青山区城管执法局总工程师王文军介绍,该小区试行定时定点投放后,日产厨余垃圾640公斤,生活垃圾减量18%。未来,该区141个试点小区将全面推行,按每300户居民设置一个定时定点投放点。

童永志表示,武汉试点小区居民约300万人,日分出厨余垃圾400吨,生活垃圾减量率约为13%。不过,试点小区厨余垃圾分出量有较大提升空间,质量也有待提高;定时、定点投放,可提高宣传、引导、督导效率。

培养分类习惯 补齐设施短板

“仅20%分准了,80%垃圾袋需要二次分拣。”大华南湖公园世家二次分拣员钟绪华感叹。

“在厨房放两个垃圾桶,丢的时候尽量注意,垃圾分类并不难。”青山123街92门住户贾平说,倒垃圾前再分拣几分钟,习惯了就好。

垃圾强制分类,武汉正抓紧立法。年底前,《武汉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有望出台。

武汉市城管执法委介绍,该市正全面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近年来,武汉城管举办垃圾分类荣耀家庭评选、垃圾分类变废为宝创意设计大赛等活动;通过讲座、轮训等形式,培养一批“会讲、会做、会教、会宣传”的生活垃圾分类教员。建垃圾分类体验馆,聘垃圾分类形象大使,在武汉城管官方微信上推出“回收达人”和“垃圾大作战”小游戏,通过更多场景普及垃圾分类知识。

武汉前三次垃圾分类功亏一篑,终端处理设施不足是重要原因。如何补齐设施短板?

最近3年,武汉各区建设垃圾分类站298座,建成农村易腐垃圾处理设施85座。中心城区湿垃圾就地处理设施正加紧推进。

今年8月,《武汉市湿垃圾就地处理技术导则》出台,居民小区和农贸市场可生物降解的有机质,将采用好氧工艺生物处理或粉碎、脱水等物理方式处理。明年底,10个中心城区湿垃圾就地处理设施将增至100个,厨余垃圾经压缩脱水后焚烧处理现状有望改变。

2018年5月起,武汉城管聘请第三方对全市各区试点分类进行考核,包括分类容器、分类成效等23项。今年8月开始抽检各区分出的厨余垃圾,增加分类质量考核项。武汉市城管执法委负责人介绍,今年底,武汉生活垃圾监管平台将建成,实现前端收集、中端运输、末端处置全链条监管,让垃圾分类新时尚在江城落地生根,人人参与共建清洁美丽家园。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